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用微信充值的用户请注意,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也请把微信转账的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微信充值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下4——雀屏之选·3
作者:妙颂九方01      更新:2018-10-11 12:52      字数:2475
  【插曲12——小暑·寒君醉酒】

  顾寒江属于一贯冷冽的性子,那些‘他乡遇故知’、‘独在异乡为异客’之类的情怀,轻易是不会被他放到心上的。于是在简单交谈后,就由许淙领着邵明远先行去人事部取交接人员的简历。

  邵明远是从京籍缉毒大队里出来的。他业务水平好,身上背着多项个人一等二等功,但是身上带伤太多,上级领导经综合考虑照顾,安排其转岗调动。恰逢太子党中祁大少爷思源目前正主持一项大型资金回笼运作,融资创建一家涉外型四星级酒店;就把保卫部总监的位置,直接扣在邵明远头上。

  目前祁思源集中精力抓建筑工程和人员培训等工作,邵明远则采取务实助力的方式,承接下保卫部团队选人的工作。出于军旅情结和职业惯性,团队人员首选必然会从有着相同经历履历的人士着眼。

  祁思源事先与姐夫打过招呼,顾寒江也乐得积善缘。正好南方局旗下正有两位年龄届满三十六岁、伤残级别够限、尤其是品质可靠的部下,推荐给邵明远安排使用,借以执行特勤人员脱秘期程序。而出于安全起见,邵明远须亲自到南省当面把人接走。

  当天恰好是两位离队转岗特勤之一,林笛的生日,大家就借此由头,由顾寒江做东晚上在县会所的‘告春及小筑’里摆了一桌酒,庆贺生日兼送行。

  酒桌上顾大爷状似无意地问起京中朋友的情况,尤其是京西地域几位‘行不惊人死不休’的大仙级人物。提到祁大少时,邵明远乐不可支的形容说,祁大少爷现在真是玩得如鱼得水一般,腿脚虽然疲累些,可是心情快乐,每次见他都是喜笑颜开的。用祁大少自己的话说,他现在突然找到了‘当爹养孩子’的乐趣,正是食髓知味乐之不疲的时候。

  顾寒江弹了弹烟灰,讶异重复了一句:“当爹养孩子?怎么,思源和女朋友玩儿出限了?”想来也不出意料,思源公子那副俊朗坯子多情种,上中学时就不断有女孩子给塞纸条、织毛衣。象祁思源这类型的,无论是要模样、要身材身高,还是要身家家境的,在任何时期都属于审美通吃的条件;即使和女朋友玩出格了,也无可厚非。

  邵明远摇头旋即纠正说,老祁能是‘玩现了’自己点头认栽的主儿吗?不可能啊!他最近正盯着一群实习生岗前集训,也不知是被触动了哪条神经线,他居然能像点卯一样,参与每一场培训实操课,手把手矫正每个孩子的动作···大家都觉奇哉怪也,多么眼高于顶的思源公子,竟然和一群半大孩子玩得兴致勃勃,跟找回幸福童年似的;这是摸黑拿错了药了还是真被闪电击中了。

  大家闻言后哄笑,许淙笑着嗔怪邵明远嘴损,怎么能说好哥们挨雷劈呢!?顾寒江捻灭了烟,招手让众人不必奇怪,随之解释差异:中国古代素有沿袭‘缺德遭雷击轰顶’的说法;但西方文化中,反而是把一见钟情惊为天人的感觉,比喻成被闪电击中。既是如此,那么或许可以猜测,祁家的才貌仙郎大约是真要动凡心了。

  相比之下西局的‘大猫’茅佑川去年可玩瞎了。去年他麾下派出个外出办案小组眼看破案在即,却遇上了硬茬,对手是特种兵转业下来的,格斗射击、爆破器械、伪装反侦无一不精;小组整个被包圆连锅端了。最开始时上面还死劲压着盖着不让向外传。但是,那么大的烂摊子,那么恶劣的结果,哪里是靠扯开一床锦被就盖得住的。

  消息很快就被传得沸沸扬扬:办案小组五个主要成员全军覆没,组长江春年和侦缉组员陈学林尸骨无存,副组长罗雄与随队法医郝秀被改装引信引发锅炉爆炸当场炸碎了,随队女警员甄莎莎被溺死在盛放海产的水桶里。另有三名编外协办成员,警员隋杭被调离却在案件留中后半年,一家三口坠桥身亡;另名警员祝涛调离原岗去了郊区管片。最不值的是一个叫李兢的协办员,据说还是从部队上借调过来的;眼看着要复员了,连队指导员鼓动说完成借调任务,就给他上提一级。结果在执行跟踪任务时遭罪犯反制沉到海里去了。

  许淙把新上桌的烤串分发给桌上众人,又回头问邵明远:“消息准确吗?”——邵明远接过邻座刚续的酒杯,应声答道:“出于对幸存人员的保护,后面消息记录可能会做删改。但据我战友说,死亡名单应该是准确的。因为名单上的几个人在事后单位没有给报‘因公殉职’,更加不提给申报‘烈士’的事情。”

  顾寒江突然把手中‘孔府’酒瓶墩在桌上,盯着邵明远问:“你刚提到这个李兢是借调自哪个军区的?”——“听我战友说,就是京城周边就近军区的。因为主要案犯本身是特战队出来的,所以才特别挑个受过狙击训练的人加入编外队员。”

  邵明远说完就招呼着所有人一起举杯“为庆祝回归正常作息生活,再走一个”。

  许淙见顾寒江肃着脸出神,酒杯里只剩个杯底儿,就拿过酒壶续斟,被顾寒江突然出手盖住杯子,随之缓缓压弯了身型,侧过脸对许淙说:他突感不适,而且想起要回去打个专线电话,必须先退席;请许淙代行东道之仪,务必陪兄弟们好好放松喝高兴了。

  然而独自回到下榻宾馆时,顾寒江却从商品部拎了瓶五粮液回房间。锁住房间门,启开瓶盖,一口倒进嘴里就足有五分之一的量,呛得泪水迸涌。接下来就那么一口跟一口不停的喝着,泪水也一直不停地涌出来,呛咳带动着哽咽啜泣,直至依靠在床边地板上,扯过枕巾捂在脸上失声痛哭起来。所谓‘欲书则一字俱无,欲言则万般难吐’,便是如此。

  李竞被罪犯沉进海里了吗?那孩子除了天赋异禀之外,一身的本事,格斗、枪械、潜水甚或很多脱困逃生技能,都是他亲自参与教练的督训,恨不得是掐着脖子硬灌硬打练出来,就真的··还是没扛过罪犯毒手吗!如果当初坚持着找他部队指导员要人,或许不会耽误这么多时间,更不会再有现在这些惨烈听闻。寻根溯源,最后还是追回到自己头上,真正把孩子推向死路的人,他顾寒江也是其中之一。

  当瓶中酒只剩个底儿的时候,顾寒江用凉水毛巾镇着血灌瞳仁的眼睛,一个电话打回北京总字大院内顾家小楼,不迭声的催保姆去找老爷子顾镕起来接电话。其后就对顾镕说:不管您用什么老关系,帮我找西局茅佑川,让他给我查海边缉凶案编外人员的确切去向,务必落实到每个人每个落脚单位。另一件事是找李竞所在部队所在连队班组,所有到期战士复员情况,务必要见白纸黑字。拿到结果随时可以给我回电话。

  次日邵明远等三人乘飞机回京,许淙赶到机场,代表顾总和队里其他战友给兄弟们送行。许淙拉着两个战友的手,说顾总病倒了,内焦加上外感发热卧病在床。但反复嘱咐许淙代为转告先回京的人,可待回京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