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用微信充值的用户请注意,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也请把微信转账的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微信充值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一百三十四章
作者:紫门青月      更新:2018-10-12 12:54      字数:4187
  “好的,在下开始了开始了!”璺昕无忧长袖一甩,无数的雪白丝线从他宽大的袖子里飞射出来。左边的丝线尽数刺进了语瑞麒麟身体,右边的则是刺进了鱼小乐的身体。

  语瑞麒麟眉头微皱轻咬银牙,星星点点的痛楚刺激着感官,就像是无数的尖针刺进身体一样。那丝线像是活物,刺进皮肤后拼命地往里钻,然后钻进了血管里。“唔——”他低喘一声,有的丝线甚至钻进了他的内脏里。

  “陛下,请您一定要坚持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璺昕无忧低声道,双手缠绕一卷一拉一扯。那些丝线左右相连起来,像是无数的导管连接着语瑞麒麟和鱼小乐。右手中指在齿间咬破,用鲜血淋漓的手指在自己的额心飞快的涂抹了几下,画出一个鲜红的符号。嘴唇飞快的张合念念有词,端放在冰玉床四周的六只香炉发出淡紫色的光芒。

  “唰啦——”紫色的液体从香炉底部流出,像是活物一般向着各自的方向缓缓流动着,渐渐的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

  语瑞麒麟感觉自己渐渐的漂浮了起来,由原先的平躺变成了直立,手脚呈大字型打开。而在他对面缓缓漂浮起来的人是鱼小乐,盖在身上的丝被徐徐掉落不被那些丝线所阻挠,露出来的是有着明显缝合痕迹的裸体。

  看着那伤痕累累的小人儿,语瑞麒麟的眼眶热了起来。心如刀割,若不是自己的缘故,这孩子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苍白得毫无一丝血色的肌肤,像一条条巨型蜈蚣的缝合痕迹,他的小鱼儿怎么会落得这么凄惨的地步。丝线穿透血管内脏的疼痛都比不过这令人感到窒息的心痛,小鱼儿……

  “陛下,接下来的痛是您无法想象的,请尽力的保持清醒。还有就是不断用您的心念力呼唤他,越强烈的思念和呼唤带他回来的机率越大。一定要保持清醒,千万、千万不能昏厥,切记!”璺昕无忧眼神深沉,捏碎了掌心的一道灵符。那是当年他向咒师求取的招魂符,一共求了三道。当初墨用了一道,这是第二道。为此,他付出的代价是为咒师寻得千年寒玉棺。

  语瑞麒麟轻轻点了点头,咬紧了牙。他感觉到了,那些丝线开始在身体里搅动起来,好像要把身体里的东西搅碎一般。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水,牙关紧咬,手掌紧握成拳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掌心。好痛,好痛啊!五脏六腑仿佛被搅成了肉泥,痛得他不断地痉挛抽搐,俊美的容颜扭曲得吓人。

  璺昕无忧半闭着眼睛,静心的念叨着咒文。这样的情景他自己也经历过,他也知道那种非常人能忍受的痛是什么感觉。全身感官清晰无比的体验着全身上下由里到外被搅碎的痛楚,然后就是抽髓吸血……这是逆天的代价,也是对被自己伤害的爱人的赎罪,必须亲身经历旁人无法替代。

  “唔……啊……”语瑞麒麟不时的溢出痛苦的低吟声,汗水源源不断的从毛孔里钻出来,冰冷冷的打湿了衣服,让他看起来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一样。殷红的鲜血从他唇角缓缓的流了出来,顺着下巴蜿蜒而下。

  小鱼儿回来啊!小鱼儿,都是我不好,是我太蠢才会对你说出那样的话来。我没有打算和柒雪离尘结婚,那只是一个计谋,一个她为了引出爱人真心的计谋。她是我的表妹,打小与我感情甚好。所以这一次我才会答应与她合演一出戏,制造出我们互相倾心准备成婚的假象,只为了逼出她心上人的真心。

  只是千算万算,我没有算到她会对你说那么重的话。小鱼儿,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麒麟的记忆里没有这样的传承。所以我并不知道,自己的不对劲是因为心动。我贪恋着你的味道和温度,在变做黑麒麟的日子里。我喜欢窝在你的怀里,你抱着我的感觉温暖又安全。好像天塌下来你都会帮我撑着,这是第一次有人让我有这种想依赖的感觉。

  被九尾灵狐强行化为人身之后,你烦恼我的残缺,我却暗暗窃喜,因为我可以用自己的双手抱着你。汲取你的温暖感受你的温柔。你带着我东躲西藏的日子很辛苦,我却觉得很快乐。你并不因为我是黑麒麟而厌恶我、排斥我,还那么一心一意的对我好想要帮助我。你认为,我们这样的相处,只是为了让你对我完全忠心吗?!

  不是的小鱼儿,不是那样的。是我自己没有发现,是我自己察觉了却不敢承认。我对你的心意,早就超出了臣子的关系。我对你有所希翼,想要的、所渴望的并不是你的忠诚,而是……你的心意……在命运之庄,你说你喜欢我,我快乐得快要飞上天去了。现在想来,之所以那么高兴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渴望得到你的心,你的爱恋。

  曾经我也以为,你对我的吸引是因为你的身体里装盛着麒麟瞳的缘故。可是我错了,在瞳回到我体内,我还是对你念念不忘。为了恢复清心寡欲,我没有再碰过你。可是我还是会每个夜晚躺到你身边,将你紧紧抱在怀里。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我所做的只是想要安抚瞳之器没有其他的意思。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每当夜晚来临时我的心情是多么的雀跃,期待着抱着你入眠的时刻,期待着在你睡着后轻轻亲吻你。我是个傻瓜,直到四神天惑带着你的身体出现时,我才知道你对我有多么的重要。

  不是因为我是麒麟,不是因为你是瞳。你就是你,我为你动心。小鱼儿,求求你回来吧!为我回来吧!我不能没有你,我不能想象以后的日子里没有你的陪伴。你已经爱了我八世了,不要放弃好么?!求求你,不要放弃好么?!为我回来,小鱼儿。让我们重新开始,为我回来好不好?!

  语瑞麒麟全身上下痛得他几欲死去活来,可是脑子却无比的清醒。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角缓缓流下血泪,此刻的他哪里还有平日温文尔雅的高贵模样,恐怖的如同地狱来的修罗。

  “嗞嗞——”丝线象水螅一般开始往外吸送着语瑞麒麟的血肉,白线逐渐变成了红线缓缓的往鱼小乐那边移动着。当红色的血肉进入鱼小乐的身体时变成了金色的纹路,象一棵大树一般缓慢的伸展开。他整个人变得透明,薄膜一般的皮肤下面可以清晰的看见被璺昕无忧接好的骨骼和不知道哪里找来的人体器官。金色的纹路穿刺进各个器官,开始往里输送着属于语瑞麒麟的血肉和生命。

  语瑞麒麟身子在不停的抽搐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鱼小乐的变化。每个器官吸够了血肉之后就会亮起一个光点,璺昕无忧说过。只要全身三百六十五个光点都亮起来,那就成功了。不论如何都要支持下去,那个男人能做到的,自己也能够做到。只为了留住最心爱的人儿,不让自己一生的悔恨。

  巨大的痛楚一阵接一阵的袭来,一口接一口的腥甜涌上喉头。他都紧皱着眉头咽了回去,气不可破。无法言语的痛楚,叫人恨不得往自己心口扎一刀以求解脱。可是他不能,他的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要活下来,要撑下来,要把那个小人儿带回来。不然的话一切就都没有了意义,所以绝对不能放弃。

  洞窟中,备受煎熬的人还在努力支撑,鬼医也在大汗淋漓的引导着。在他们所不知道的角落,四方大神正隐身在那里观望着。

  “他倒是很努力呢!呵呵……”阿紫微笑,手中轻轻的颠着一个金色的小人。

  “再怎么努力,大人您不把瞳之魂放进去,那孩子也活不过来。”金凤玉凰一面异口同声的说着,一面结出千百手印,肉眼看不见的红光一丝一缕的在鱼小乐体表和体内游窜着。朱雀拥有着最强的重生能力,经由他们法力修复的身体会恢复到最完美的地步。

  “大人,您别只顾着说话,可以把灵魂放进去了。”夕遥十指相交,蔚蓝的波纹跟随在朱雀红光之后蔓延鱼小乐的全身,他是负责填充体液和融合语瑞麒麟的血转变为鱼小乐的血这一块。

  鱼小乐与奉墨不同,凡人的法术根本无法完成这项复杂的还魂。瞳之器是天生的灵器,孕育着天地万物的灵气。所以想要重塑他,只能够靠神来完成。

  之所以没有阻止他们用凡人的手段来进行拯救,一是为了掩神耳目,二是为了小小的惩罚一下语瑞麒麟,让他感受一下器的痛苦。

  “好了,我知道了。”阿紫将托着小金人的手掌抬到面前,抿唇轻轻吹了一口气。

  “咻咻——”紫色的光团萦绕着小金人缓缓的飞向了鱼小乐,没入他的心脏后消失不见了。

  “治愈之风——”寒雪大手一扬,淡绿色的风吹了出去,轻轻的包裹住了鱼小乐的身体。

  语瑞麒麟不置信的睁大了眼,小鱼儿透明的皮肤上那一条条丑陋的缝合蜈蚣被金色的纹路一点一点的吃掉了,变的光滑平整没有半点瑕疵。全身上下唯独心脏的位置还没有缝合,光点也还是没有亮起来。他知道,终于到了最后一步了。

  “陛下,需要在下给您找个东西咬着么?”璺昕无忧看着语瑞麒麟轻声道。

  “不用,就这么来吧!”语瑞麒麟的语气有一丝急切,小鱼儿马上就可以复活,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他再度活生生的站在面前了。

  璺昕无忧点点头,将水晶杯里装盛的水洒向半空,然后凝神反掌。一股白气直冲向飞天的水,眨眼的功夫将水凝结成了一把闪着淡蓝色光芒的透明冰刃。翻掌接住冰刃,他将衣摆扎在腰间跳上了冰玉床。口中一念,悬浮在半空的语瑞麒麟和鱼小乐都缓缓的向他靠拢着。

  “嗤啦——”大手利索的将语瑞麒麟的衣襟撕开,露出他白皙平滑的胸膛。手指在乳首上方点按了一下,然后举起了手中的冰刃。“陛下,在下动手了。您要是疼的厉害,就请叫出来吧!”手起刀落,划开了一道十字口。

  语瑞麒麟脑袋嗡的一震,耳朵里轰隆隆乱响。他猛地咬紧牙几乎要咬碎了满口牙,全身的骨头痛得咯吱咯吱响。所有的血液似乎都开始逆流,争先恐后的往胸口涌去,好象随时都会如喷泉一般喷出体外。大脑供血不足,眼前一阵接一阵的黑暗袭来,厚重的窒息感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他从来没有如此的接近死亡过。

  璺昕无忧熟练地割了他的二钱心头肉,然后塞进鱼小乐被开了一道口的心脏缝隙里。指尖一抹,心脏迅速合拢完好如初。紧接着,他飞快的用特制的线将两人的胸口缝合起来,然后再度往语瑞麒麟口中塞了颗丹药。前面喝的药是让他保持清醒,这颗则是护心丹。

  “这下好了……”璺昕无忧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跳下冰玉床将两人缓缓的平放在了床上。语瑞麒麟气息微弱,已然在璺昕无忧完成手术之时昏厥了过去。连接着两人的丝线缓缓的抽了出来掉落成一堆,鱼小乐体内金色的纹路开始缓缓消失,皮肤也渐渐的变回了正常。

  璺昕无忧屏住了呼吸,侧耳仔细的倾听。

  “噗通、噗通……”那是有如天籁一般的心跳声,一快一慢一重一轻。重的好像在呼唤着清浅的,让它随着自己加快跳动的频率。紧接着胸口也开始一上一下的起伏起来,轻浅的鼻息传进了耳中……

  璺昕无忧鼻头一酸不由得热泪盈眶,好像回到了当年。自己和墨也是这样,自己连昏过去的权利都没有。要一直撑着,一直死撑着牵引墨的心跳,直到他的心跳正常,直到他开始呼吸,直到确定她所有的器官都开始正常运转,他才放心的昏死过去,将一切交由魑魅魍魉。

  “没事了,没事了,现在……就等着你醒过来吧!”璺昕无忧将丝被捡起盖到鱼小乐身上,伸手扯动了一旁的铃绳。

  电光火石间,他似乎听到了大门被撞破的声音,听到了那纷乱而急促的奔跑声。“你们可要记得赔我的门啊!暴力狂……”他笑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