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用微信充值的用户请注意,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也请把微信转账的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微信充值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一百三十四章
作者:紫门青月      更新:2018-10-12 12:52      字数:3305
  “敖玺青龙,你怎么啦……”黎霜慌忙弯下腰想要去看看他发生了什么事,却被眼前所见到的惊呆了。

  掉落在地上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白光,照亮了敖玺青龙半裸的身体,原本伤痕累累的肌肤上忽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就像是一条条黑色的小蛇,缓缓的蜿蜒爬行着。

  “天啊!这……这是什么……”黎霜捂住嘴,不敢相信所见到的。

  “好痛……我的心口好痛……”敖玺青龙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细密的汗水争先恐后的从他的毛孔里渗透出来,一滴接一滴的落入土壤中。“身体不能动了……好热……不……好冷……”他不停的抽搐着,身体曲卷做一团。

  “敖玺青龙,你怎么了!天啊!到底出了什么事……”黎霜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敖玺青龙的身体散发着奇怪的光芒,一会像烧红的烙铁,一会像北极冰川通体透蓝。奇怪的文字像一条条锁链将他一圈又一圈的困了起来,让他痛苦的呻吟不断。

  “皇上!臣等救驾来迟,罪该万死!”几条黑影从天而降,吓了黎霜一大跳。

  她戒备的拦在来人和敖玺青龙中间,厉声道。“来者何人?!”

  “殿下,微臣乃是暗中随行的影卫,殿下切莫惊慌!”一群黑衣人慌忙跪了下来,举高了手中的青龙令牌。

  黎霜稍稍定了定神,仔细的看了一下确实是皇族的信物。“快点,你们快点儿看看敖玺青龙这是怎么了!”在确定了来人的身份后,她忙不迭的让开让影卫查看敖玺青龙的情况。

  ————————————

  轰隆隆隆,雷声滚过天际,黑压压的云层里闪动着电光,似乎要有一场暴雨来袭。

  梨园上下忙乱成一团人声鼎沸,大夫一个接一个的被带到了这里。

  湘君青龙坐在床沿,一脸心痛的看着面无血色依旧在昏迷之中的流云苍月。伸手轻轻握住他发凉的手掌,湘君青龙觉得自己快哭出来了。“大夫究竟怎么说?!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说法?!”他忍不住大动肝火。

  “吼吼……”窗外忽然传来奇异的兽吼声,似曾相识。

  “龙啊!快看,是龙啊!”外面的人惊呼声四起,慌乱的脚步声表明都在往外跑。

  湘君青龙皱起眉,小心的将流云苍月的手放进被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问着身边的影卫。

  “回王爷话,天空中出现了一条巨龙,正往梨园飞来。”站在窗边的影卫急忙忙回答道。

  “龙?!”湘君青龙站起身,“你们好生照看王妃,本王出去看看。”他一面说着一面快步往外走去。

  “吼吼——”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吼,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重重的落在地上,大地也随之颤抖起来。巨大的青龙缓缓的俯下身子,整个的趴在了地上,它的头顶跳下来几个人影。“找大夫来,快把达诺城最好的大夫找来!”

  黎霜在影卫的搀扶下勉强的站在地上冲着呆若木鸡的众人高声喊道,其余的影卫则小心翼翼的抬着敖玺青龙往房间走去。

  “霜?!”湘君青龙快步跑了出来,急忙忙扶住她。“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会遇到皇兄的影卫?!”他慢了一步,所以没有看见敖玺青龙被抬了进去。

  “找大夫……进去说……”黎霜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画龙转生术真的是太费力气了,要不是有着超强的精神力支撑着,她这会早就不省人事了。

  无数的大夫在三个房间里来回进出,走马灯似的为三个人诊疗。流云苍月是因为渡功之时被打伤导致真气逆转,所以只需武功上层者为他疏导真气并佐以药物调理便可。奉墨则是因为渡功逼针之时被打扰而被反噬,同样只需要武者为其重新疏导逼针佐以汤药便可慢慢康复。最棘手的,还是神志不清的敖玺青龙了。

  群医束手无策,谁也不知道他这个样子究竟是出了什么事,这样奇特的症状也是前所未见的。说是中毒吧!可是有没有中毒的征兆;说是咒术吧!可是为什么会在皮肤下面出现生病的症状;说是生病吧!又找不出相应的症状来进行确定,所以大夫们一个个都摇着头说毫无它法,请另请高明。

  “御医已经从帝都出发了,可是再快也要四日路程。眼下皇兄的情况可等不了,霜我们究竟该怎么办?!”湘君青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黎霜只是坐在床沿呆呆的看着气喘如牛的敖玺青龙,他虽然闭着眼睛看似睡着了,可是她知道他其实是在备受煎熬。

  他的四肢被拉开呈大字型绑在了床柱上,为的是不让他因为身体的痛痒而伤害自己。他皮肤上原本是黑色的文字开始隐隐发红,有变色的趋势。他胡乱的叫嚷着,一会叫痛,一会叫痒,一会叫热,一会叫冷。每过一个时辰就会像羊癫疯一般的痉挛抽搐口吐白沫,如果没有人在一旁看顾还会有窒息而亡的可能。

  “霜,你说话呀!”湘君青龙拔着头发,不停的来回走动着。为什么所有倒霉的事情的聚集在了这一天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老婆受伤,哥哥被暗算。他都怀疑是不是哪辈子没烧好香,所以要使得他的亲人爱人受这样的苦。

  “湘君,把璺昕无忧带过来。他是闻名天下的医生是吧!?让他过来给敖玺青龙看看。”黎霜开口了,说出来的话却叫湘君青龙张大了嘴。

  “你疯了吗?!璺昕无忧可是重犯啊!他想要杀掉流云啊!你敢保证他不会对皇兄动什么手脚作为要挟么?”湘君青龙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黎霜。

  “没时间想那些了,要不能怎么办?没有一个医生敢确诊,我们甚至不知道他身上究竟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会不会危害到他的生命。越快的确诊我们的胜算就越大,璺昕无忧不是傻瓜,他与流云的事情明显是误会失手。他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与整个青龙皇朝对抗的吧?就算是他真的在敖玺青龙身上动了手脚,至少也在这一刻吊住了敖的命。我们争取了时间,再去请药师出山不就可以了么?凭着小青的关系,药师怎么也会走这么一趟的。”黎霜的声音出奇的冷静。

  湘君青龙死皱着眉头,良久才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把璺昕无忧带过来。”语罢,他推门出去了。

  “吱呀!”门被人推开了,有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黎霜微微偏头看向来人,“是你呀!夕遥,奉墨儿没事了吧?”

  “没事了,我帮他把银针逼出了体外,他现在喝了药睡下了。”夕遥端着托盘走近黎霜,“殿下,吃点儿东西吧!您又使用了画龙转生术,现在一定是分的困乏吧!想要陪伴在青龙皇的身边,光靠您坚强的意志力可不行,精神重要,身体更重要。这是我给您特别熬的补药,您趁热喝了吧!”

  黎霜苦笑了一下,端起热气腾腾的杯子。“夕遥,直到现在我对补药还是很有阴影啊!看见这些杯碗盏的补药,我就总会想到那碗包藏祸心的补药,打从心底的就排斥。可是我知道,我如果不和的话,就真的撑不了多久了。”她一面说着,一面低头吹了吹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夕遥看着床上轻轻扭动挣扎着的敖玺青龙,沉吟了一会开口道。“殿下,您怎么不问我呢?!”

  “问你什么?”黎霜抬起头来不明所以。

  “问我青龙皇的事情,问我他现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您应该知道,我是神兽,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夕遥轻声道。

  “呵呵……夕遥,我问了你就会说吗?我请求了你就会救他么?不会对不对?要是你可以救的话,你早就动手了而不会这样问我。你这样问我,就说明了你有不能出手相救的苦衷。那我又何必通过你来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了?我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劫数吧!这其实是他注定要经历的磨难对不对?所以你才不能够替他化解,而只是在一旁看着。”黎霜将空碗放回夕遥手中的托盘上。

  “道家常说,神仙也不是随心所欲的。凡事自有定数,世事皆为轮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道,去遇见,去遭罪受难,去经历命中注定的风雨侵袭。既然这是人的命运,自然不能够让你这个神仙来插手了。我不是那种不辨是非的人,我不会强人所难的。”黎霜轻轻叹了口气,“吉人自有天相,他贵为天子想必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夕遥却轻轻的笑着摇了摇头,“他不是主要的,您才是一切的主导。前因后事,皆因您而改变。您说的没错,这是他的劫数。不过您猜错了一点,他虽然贵为天子,终究却是个凡人。凡人总会生老病死,也或者遭遇不幸死去。这一劫乃是他的生死劫,并不是那么容易度过的。所以殿下,您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呀!”

  “夕遥,什么意思?!”黎霜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心为夕遥的话而颤抖了起来。阵阵凉气从脊背上冒出来,让她起了一身冷汗。

  “呵呵……殿下,您只要记住,您才是最重要的,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您手中。是生?是死?端在您一念之间,您决定了,一切自然会明朗,而您也会知道该怎么做的。我只能透露这么多了,殿下请细细思量。”夕遥飞快的退了下去,不给黎霜叫住他的机会。

  “生死劫?!天啊!不是说35岁的时候才会是生死劫么?为什么提前到了现在,是因为我吗?!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吗?!”黎霜心乱如麻,再度失去了一贯的从容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