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10月17日 14:21 用户充值未留ID,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用微信充值的用户请注意,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也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微信充值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11. 追蹤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8-10-12 07:15      字数:4280
  就在兩天兵帶著新撿獲的菜鳥大展身手時,遠在兩千多英里外的墨西哥一處沿海城市裡,有一台私人飛機正緩緩降落,以精準的角度與衝速,平穩地停在跑道盡頭。

  等待已久的工作人員立刻一擁而上,推階梯的推階梯,開艙門的開艙門,鋪紅毯的鋪紅毯,泊車的泊車,盛重得像在迎接什麼重要人物般。然而,當一切都準備就緒後,他們又陷入了漫長的等待,並假裝沒有聽到隱約從機艙裡傳來的各種聲響。

  「夠了,給我出去!」

  「嘶,夾得這麼緊,我怎麼捨得出去?不,別……」

  「砰——」

  「喔,寶貝兒真夠力。」

  站得最近的小弟抬首仰望夜空。很激烈什麼的,他真的一點都沒聽到。

  二十分鐘後,諾蘭總算踏出機艙門,俊麗的臉蛋滿佈寒霜,又隱隱帶著一絲尚未褪盡的魅意,渾身都透著一股疲睏的慵懶。這時,濃鹹的悶濕海風迎面撲來,吹得人不甚舒爽,偏偏身後又緊接著貼上一隻比狗還煩人的黏皮糖,讓他越發沈著臉,也不管對方站穩了沒,就一聲不吭地往下走。

  高大的銀髮男子失去重心,不禁一個踉蹌,差點滾下階梯。他哀傷地擺出一張怨夫臉,凝望諾蘭冷漠無情的背影,嚶嚶嚶地啜泣道:「寶貝兒又這麼冷淡了,明明剛才還熱情如火地騎在我身上呢,真教人傷心。」

  說完,男人就突然原地消失,瞬間出現在紅毯盡頭的轎車旁,待諾蘭走近時,就彬彬有禮地打開車門,柔聲說:「請,我的愛……」

  「碰!」

  諾蘭理也不理,直接坐上車關門。

  被留在車外的男子再次心碎捧胸,俊美的容顏竟與雷德有幾分相似。

  「他現在在哪?」諾蘭拉下車窗燃起一根菸,試圖聯繫當地的鬼靈。

  男子又是一個瞬移,坐在他身旁,湊近魅惑邪笑的臉,「親一口就告訴你。」

  諾蘭微勾嘴角,掏出一個小瓶子輕輕一壓,百分百純濃未稀釋的聖水就熱情地吻上了對方,吃痛的嘶吼聲隨即響徹雲霄,卻絲毫不影響車子的行進。

  前方的司機十分淡定,非常習慣自家老闆被這個人類鬼師凌虐的戲碼。

  男子摀住潰爛的臉化作黑霧,發出沈痛的嘆息:「寶貝兒,你居然捨得對這張臉下毒手,真是太無情太殘酷太無理取鬧了……唉,好吧,我還是愛你。」

  前方的司機依然淡定,握著方向盤的手抖也不抖,真的超習慣自家老闆MM的。

  「喔,對了,那傢伙不是一個人來,祝你好運,啾咪。」欲魔說完,還不忘騷一把地扭成愛心形狀,往諾蘭的臉上吧唧一聲,自認萌萌噠,才嘩啦啦地飛出車外消散。

  「……」

  諾蘭無語拿出手帕擦了擦臉,正想往後靠向椅背,就動作一僵,眉頭微微蹙了下。先前在飛機上被欲魔纏得太激烈,竟扯到尚未完全復原的腹傷,估計傷口又裂開了。雖然偵察員的體能受到地府契約之力強化,擁有較優秀的復原能力,但他被魔族所傷,難免有魔氣殘留在傷口中,故而拖慢了修復速度。

  也不知欲魔那混蛋在發什麼神經,簡直煩!

  他沒好氣地閉上眼,緩緩調整好姿勢,就開始靜心調息,試圖把握時間恢復精力。

  過了不知多久,車窗突然傳來幾聲敲響。

  諾蘭心神領會地睜開眼,就見窗外飄著一隻缺了顆眼珠的幽靈,正咧開一口不平整的黃牙朝他揮手,看來有幾分傻愣。他輕輕點了個頭,示意對方進來。

  幾句耳語過後,幽靈就接過作為回報的香菸歡快飛走。

  諾蘭面無表情地關上車窗,對司機說:「去沙灘酒吧。」

  「是。」

  老闆「夫人」的話一定要聽!

  司機立刻方向盤一轉,懷著一顆狗腿的心,朝海濱最熱鬧之處駛去。

  *

  夜晚的沙灘依舊熱情奔放,融合酒精與黑人舞蹈的熱帶風情,隨著拂過墨西哥灣的海風洋溢在每一處角落,卻始終感染不了默默抽著菸的金髮男人。

  克里斯捻熄不知第幾根菸,煩躁地望著滿沙灘狂歡的人群,直到又一杯朗姆酒被遞到眼前,讓他不得不再次拒絕比基尼辣妹的搭訕後,終於受不了了。

  「我們到底是來幹嘛的?」他轉頭瞪向一旁悠哉欣賞海景的人,見對方穿著白色休閒麻衫和涼鞋,看起來就像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少年,頓時就有種想把這傢伙踹進海裡的衝動——面對死小孩,他是最沒耐性的。

  不過,這人不是一般普通的死小孩,而是一個不知活了幾萬年的古老生物。

  安慈望著人來人往,淡定道:「自然是來辦一件極重要的事。」

  「曬日光浴看辣妹?」克里斯臉皮微抽,他們可是從下午就一直坐在這了。

  安慈失笑說:「不好嗎?我以為你很喜歡這種生活。」

  「那要看是跟誰。」克里斯輕哼地翻了個白眼,「你最好解釋一下,你這個整天只想一統天下的老王八怎麼會突然捨得離開寶座,親自用本體來這種鬼地方度假?」

  聽那赤裸裸的嫌棄語氣,安慈問:「你不喜歡墨西哥?」

  克里斯撇了撇嘴,用台語說:「毋愛呷老墨欸Taco(不愛吃墨西哥玉米捲餅)。」

  安慈有些訝異,「我記得你來自德州。」

  克里斯挑眉,「那又安怎?」

  「以你出生的年代,若再提早七十多年,就是墨西哥人了。」

  「……」

  克里斯皺眉沈思了良久,丟去一道「你少騙人」的懷疑眼神。

  看來有人沒學好家鄉歷史,安慈也不解釋了,便喝了口飲料,緩聲道:「記得我要你們去取聖碑的目的吧,我要利用它進去這裡的一個古文明遺址……」

  「蛋捏(等)!」克里斯不可思議地打斷他,臉上頗有怒氣,「古文明在這?墨西哥?靠!欺負拎盃學歷低喔?聽你在那邊唬爛,拎盃沒知識也會看電視好嗎?」

  安慈木著臉,「馬雅文化在哪?」

  克里斯斬釘截鐵,「埃及!」

  「……」

  這人到底是怎麼從軍校畢業的?

  安慈決定放棄治療,把說明簡單化。

  「我們需要進去這裡的一個……」他本來要說古文明遺址,但想起方才被打斷話的緣由,只好頓了一下,斟酌著換另一個詞,「機關,解開計畫的其中一環。」

  克里斯皺眉,「那還坐在這幹嘛?」

  「等天時地利。」安慈招手讓人送來一杯酒, 繼續欣賞夜色下的海景,「別急,先好好享受現在難得的悠閒,很快的,這裡就無法再如此平靜了。」

  「嘖!」既然如此,克里斯也只得翹起二郎腿,摸了摸左手無名指的刺青,接過送來的朗姆酒,想起一個問題,「幹嘛不讓約翰直接送我們過去,還跑來這裡等?」

  「他另有任務要忙。」安慈回道。

  克里斯納悶了,「比我們要做的還重要?」

  「自然不是。」安慈輕揚嘴角,似乎正在透過約翰的無珠之眼觀賞一齣鬧劇,「但為免有後患,必須先下手為強,何況你們之中,只有他最適合扮演那個角色。」

  *

  此時,紐約的Q大裡,兩天兵跟菜鳥喬伊正在一條陰暗的走廊上驚慌奔逃,追在他們身後的,是一隻印在某知名玉米罐頭上的綠巨人靈體。

  「上帝呀!說好的低等靈騷呢?這一點都不低等啊!」史戴西崩潰尖叫。

  「天清清,地靈靈……」張瀚倪往身後丟出一把符,快速唸著除靈咒。然而,靈光閃爍的張張符紙卻在穿過靈體的瞬間飄然落地,一點作用都沒有,讓他也崩潰大喊:「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啦?為何什麼都不怕?」

  「管它是什麼?先逃出去再說!」史戴西死命地拽著鎖鍊,拖著腿最短跑最慢的張瀚倪,跟上跑在最前方的喬伊,「出口呢?出口去哪了?天!這裡是什麼地方?」

  只見他們兩旁都是長得一模一樣的光禿牆壁,看不到任何一扇門窗,頭頂的燈光也十分黯淡,將眼前的一切照得有如一部老舊影片,十分地粗糙模糊,路的前方也在陰暗不明的光線下顯得異常深幽,讓他們有種將奔入一個巨大黑洞的錯覺。

  究竟,事情是如何演變到這個地步的?

  哈尼醬淚流滿面地回想起兩個小時前的事。

  當他們拾獲一隻菜鳥後,就先去體育館的更衣室,沒什麼發現,才又趕去圖書館,等了快一個鐘頭,總算等到了靈騷現象——女廁門在沒人進出的情況下不停開開闔闔。

  為了在菜鳥的面前表現,兩人自然是使出渾身解數,誓要查出靈騷來源,但奇怪的是,不論他們怎麼做,女廁門不僅沒有停下的跡象,還像被激怒般變本加厲,發出猛烈的敲擊聲,嚇得跑來察看的管理員落荒而逃,本就因傳言而冷清的圖書館也越加蕭索了。

  「怎麼會這樣?」張瀚倪焦急地抓亂一頭鳥窩。

  史戴西也沒輒,只好提議:「要不你問一下你們祖先爺爺,我也向主祈禱看看?」

  「好吧。」張瀚倪推了下眼鏡,瞥見喬伊正背對著他們蹲在地上不知幹嘛,便好奇地過去一看,「呃,你在畫什麼?」

  喬伊抬起頭,一臉無辜地說:「安撫靈魂的魔法陣。」

  張瀚倪看了看那畫滿奇怪符號的圖,想起先前這菜鳥被鬼壓的窘態,頓時有種不太好的感覺,「你確定你這次有畫對嗎?」

  「肯定對的,我是照著課本畫……」喬伊點點頭,舉起手中的書想證明自己的話,卻在目光看向書頁之際,忽然一頓,儒雅的臉上浮現幾分惶恐。

  張瀚倪見狀,不禁顫聲問:「你又畫成什麼了?」

  喬伊不安地吞了個口水,小聲說:「好像是一扇門。」

  張瀚倪也吞了個口水,小聲問:「什麼門?」

  「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喬伊越說越弱。

  「……」

  「沒關係,只要不用靈力發動就會沒事。」喬伊連忙要將法陣抹去。

  誰知,從方才就已進入祈禱狀態的史戴西,竟在這時高舉十字架,使盡全力地激昂大喊:「主啊!請賜予我探知真理的力量!」

  喔,主啊,千萬不要賜他力量!

  可惜,上帝沒聽到他們的心聲,還非常慷慨仁慈地實現信徒的願望。

  電光石火間,金燦的靈光自史戴西身上爆開,覆蓋到距離不遠的魔法陣,魔法陣便也綻放出耀眼光芒,籠罩住離它最近的三個人,於是,他們就這麼被華麗麗地吸了進去,又在不知名的隧道急速下墜,最後掉進奇怪的空間裡,被奇怪的生物一路追殺。

  「啊啊啊——屎戴西,老子一定要殺了你!」

  如此落荒而逃了不知多久,張瀚倪忍不住發出歇斯底里的怒吼。此刻的他,感覺自己也能來寫一本中二取名風的輕小說了,名字就叫《穿越到異世界不想被玉米罐頭綠巨人追難道錯了嗎?》——當然,前提是他們逃得出去的話。

  「關我什麼事啊?是你們自己在畫什麼魔法陣也不先跟我說一聲好嗎?」史戴西也覺得很倒楣啊,原以為他們兩個常闖禍已經夠菜了,誰知道這個菜鳥還可以更菜?簡直能打破他們的天兵紀錄了有沒有?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喬伊欲哭無淚地連聲道歉,邊東張西望,發現前方似乎有一扇門,便趕緊說:「你們看,前面好像有門!」

  兩天兵依言望去,果真看到一扇門,就想也不想地加速衝去。

  「快!」史戴西不由分說,直接一腳踹開門,把其他兩人一一扔進去,就跟著一跨,迅速關上門,才靠著門板滑坐在地上,氣喘吁吁地說:「呼……終於……擺脫了。」

  「……」

  良久,都沒收到回音,唯有鎖鍊輕顫的金屬聲響不斷,

  他納悶地抬頭一看,才見張瀚倪正捏著一張符紙,以母雞護小雞的姿態站在喬伊前面,渾身不住瑟瑟發抖,而喬伊也緊張兮兮地抱著魔法課本注視前方,一張臉早已血色盡失,彷彿在看什麼驚世駭俗的東西。

  「你們怎麼……」史戴西循視線望去,頓時一怔,「……了?」

  只見他們所處的地方是一間教室,教室裡坐著滿滿的學生,學生們集體轉來一張張死白如漆的臉,臉上只有一雙空洞的漆黑眼窩,彷彿在瞪視闖入課堂的無禮狂徒。講台上,一個渾身青綠的老教授正揮著教鞭,氣憤地張開血盆大口,發出無聲咆哮。

  剎那間,一陣陰寒颼颼颼地竄上了兩天兵的背脊。

  喔,我的上帝/祖師爺啊!

  ☆ ☆ ☆   ☆ ☆ ☆   ☆ ☆ ☆

  後記:

  克叔的讀書技能是杯具XDDD

  諾蘭的老公一號各種煩~AwA

  不過很快就知死了XD

  這篇又埋了些伏筆,嘿嘿嘿。

  by 喵芭渴死姬 / 10.12.2018